网络直播不应是负能量集散地

首页

2018-10-25

  不管个人还是平台,不论有意还是无意,只要进行着“一对多”的传播,就天然具备了公共属性,理所应当遵规守法、谨言慎行。 对于一些人在直播平台公开发表戏谑英烈、亵渎国家的言论,决不能“大棒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如何让价值与责任更好地融入技术,是风头正劲的网络直播行稳致远的“生死一问”。

  连日来,网络主播频频上“热搜”:前有虎牙平台主播公然侮辱国歌被拘留,后有斗鱼主播大放厥词“如果我是日本人,我也侵略中国”被禁封。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7月到10月,几乎每个月都有网红因言行失范触犯众怒的事件发生。 丑闻密集涌现,已不能将之视为个例,更不能再等闲视之。   一曲《义勇军进行曲》,诞生于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最危险时刻”,唱出了中华儿女不屈不挠、救亡图存的“最后吼声”。 而日本侵华历史,更是全体国人刻骨铭心的民族屈辱与伤痛。

可以说,怎样对待国歌,怎样对待日本侵华历史,都是大是大非问题,都涉及到不容触碰的底线红线。 一些成长于太平盛世的“80后”“90后”主播,享受着前辈们抛头洒血换来的岁月静好,却戏谑侮辱国歌、消费民族伤痛,既是无知,更是无良。

  再从身份特性来说,网络主播在公开直播中语出惊人,不仅有违职业操守,更让负面效应直线上升。

不管个人还是平台,不论有意还是无意,只要进行着“一对多”的传播,就天然具备了公共属性,理所应当遵规守法、谨言慎行。 这些当红主播,粉丝人数动辄千万,在某种程度上俨然一个个小型媒体。 如此信口雌黄,且他们的拥趸之中,大量都是同龄人和未成年人,无法想象将荼毒多少人的价值观。

从这个意义上说,对于一些人在直播平台公开发表戏谑英烈、亵渎国家的言论,决不能“大棒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哗众不一定能取宠,违法必须受到严惩。

回顾过去发生的多起案例,事件处理的“标配”是舆论谴责、平台封号、网红致歉。

然而,次次拙劣不堪的行径,篇篇话术雷同的致歉,让人们的包容指数不断降低。

且不说很多错误无法道歉了事,更遑论其错误言行早已流布网络,造成了实质影响。

对于这些恶行,如果说之前我们苦于无法可依,那么如今《英烈保护法》《国歌法》等一系列法律已经出台与完善,就应该及时祭出法律武器。

也惟有依法亮剑、严惩不贷,蠢蠢欲动者才不会肆无忌惮,网红口中的“下不为例”才能化为“绝不发生”。

  也要看到,直播平台也非“中立港湾”,主播不过是前台的表演者,平台才是后台的责任人。

丑闻频出,我们在声讨“有毒”网红的同时,更不能忽视了直播平台的失责。

而这也是一个契机,敦促各方面好好审视野蛮生长的网络直播。

短短两年多,这个新型娱乐形式凭借“有个性、很直观、互动强”的标签,俘获众多年轻拥趸,斩获不少资本青睐,已经成长为一个新兴业态。 面对网络直播“繁花盛开,杂草丛生”的二元局面,我们既不能将其一棍子打死,也不能置之不理,加强规范引导、加大整治力度方为长远之计。   有人说,技术决定了一家网络平台的起跑速度,价值观则决定了它最终能跑多远。 如何让价值与责任更好地融入技术,是风头正劲的网络直播行稳致远的“生死一问”。 在笔者看来,一个重要方向是主播和平台要从“颜值直播”转向“价值直播”,在抓住互联网创新契机的同时,做到懂法守法,使网络直播成为主流价值和时代精神的出口。 以更大视野来看,这也是任何新兴媒体形态都要谨记的。

编辑:方永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