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化养护工因热射病去世 最后一条朋友圈称要加班

首页

2018-10-04

  7月18日,西安最高温达℃。 在浐灞一小区做绿化养护工作的老刘感觉心慌头晕。   本以为睡一觉就好了,没想到第二天感觉更糟,工友赶紧将他送到附近的唐都医院。

可抢救了七八个小时,老刘最终还是走了,没能等到两个月后的54岁生日。   医生在他的死亡原因一栏写着:热射病、多器官功能衰竭。

  6月来西安打工  妻儿有智力障碍  老刘名叫刘同科,岐山县蒲村镇鲁家庄村人,今年才53岁。

因为一头白发,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大了不少,工友们都习惯叫他老刘。

  老刘的妻子有智力障碍,下边有一双儿女,女儿已出嫁,儿子19岁,也有智力障碍,还患有间歇性癫痫病,每天要吃药控制。 妻子和儿子都没有劳动力,家里的支出全靠老刘一个人。 因为经常外出打工,老刘认识了不少工友,性格开朗的他还建了一个微信群,没事了就和大家聊聊天。

  今年6月,老刘和邻村的老齐一起来西安,为一家园林景观公司做绿化养护工作,公司按天计酬,还在距离工地不远的灞桥区席王街办官厅村给他们租了几间民房。

  和老家30℃左右的温度相比,西安的高温天让老刘觉得吃不消,6月22日来的那天正赶上停电,他连发两条朋友圈,直喊西安要热死人的感觉。

实在熬不住,6月24日,老刘自己买了一台风扇,发了条朋友圈:买了个风扇,这下凉快多了。

  老刘和老齐干活的地方是浐灞的一个居民小区,他们主要做一些修补草皮、浇水、收拾垃圾之类的零活,每天上午7点到11点半、下午3点到7点两个时段工作。   7月初,西安下了几场雨,他们便趁着工作清闲,去了白鹿原、西安世博园,还兴致勃勃地发了朋友圈。

  中暑后拒绝打吊针  第二天昏倒在房中  7月17日入伏后,西安气温一路飙高。

尽管公司给配备了绿豆汤、西瓜等降温品,但每天长时间的户外劳作让老刘感到有些吃不消。

  7月18日下午,老刘刚上班不久,就感到心慌头晕,他向项目部的工长请了假,回到住处休息。 老齐的妻子在住处负责给他们做饭,见老刘不舒服早早回来,便拉着他到楼下的小诊所去看病,大夫检查后说是中暑,要打吊针,老刘说他觉得身体还行,就拒绝了,最后大夫给他开了些藿香正气水,只花了4块钱。   当晚,老刘在微信群里感叹:感冒了,昨晚上发烧。 群里有人提醒他吃药,老刘回复说吃了(藿香正气水)。   19日早上,老刘照例起床吃了早饭,没去上班,又回房间了。

中午12点多,几个工友回来,老刘还跟他们一起吃了中午饭。

老齐妻子说,看着挺正常的,和平常一样。

  19日下午3点,老齐去上班了,老齐妻子发现老刘接水的杯子在外边放着,却不见人,老齐妻子有些奇怪,叫了几声老刘,没见答应,便到房间去看,只见房间门大开,老刘半躺在地上,靠着床,脸上全是呕吐物,老齐妻子吓坏了,忙不迭地大声呼叫,又是给清理又是掐人中,但老刘始终没有应声。

房东老太太闻声赶了过来,见状赶忙打120。

  是否算工亡  家属和公司尚未达成一致  老齐在接到妻子电话后就忙往回赶,之后和妻子还有其他工友跟着救护车一起来到唐都医院。 人一到医院就直接送到抢救室,抢救持续了七八个小时。 老齐说,到20日凌晨两点左右,老刘还是没救过来。 在医院给出的死亡证明上,死亡原因一栏写着热射病、多器官功能衰竭。

  老刘去世后,妻儿和亲属相继赶到唐都医院,老刘所在的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的闫姓经理出面就善后问题和家属进行商谈,但双方对于老刘是否属于工亡各执一词。

闫经理认为,对于老刘的事,公司也一直在积极配合处理,医院的抢救治疗费用也都垫付着,但目前就赔偿金额还没有与家属达成一致。

  昨日下午,老刘的女婿小唐说,他们已向灞桥区劳动部门反映,但劳动部门希望双方协商解决,希望尽快有个结果,让老人入土为安。

  昨日,记者看到老刘7月17日发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是:干了一天了!晚上还要加班,并配有流泪的表情。   7月20日,老刘的女儿用父亲的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你那么喜欢聊天,我该替你给微信里的友友们告别一声,以后不能陪大家了,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生活,注意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