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坏软件开发者

首页

2018-11-23

  过去的四个月时间里,我一直在审视自己的内心,试图多了解下自己。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七个月我得到了一份我并不讨厌的工作,但其实我也做得一点都不开心。 我甚至都不知道有些代码我自己是怎么敲出来的。 后来有个朋友再次邀请我去他那,干得还是一样的活,但是有机会参与开源项目。 然后我就就走了。

审视的结果就是:我是一个坏软件开发者  在那个糟糕的公司待了三个月就离开。

我当时是个合同工,并且卷入了公司内部的政治斗争中,其实那些事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 我没有开心,也没有不开心。 日子天天过,工作没有什么挑战性,也半点意思没有。

所以我决定抽出些时间总结一下  我很谨慎地安排了自己的假期,以保障家庭的经济状况。

我还清了帐,还可以支撑之后4,5个月。

我做了一张资金流的表格,预算表,然后计划了整整两个月的假期,花一个月面试,然后第四个月是缓冲,以防万一花了比我想象的更加多的时间去面试。

  现在我正在这个缓冲期,已经面试了接近时间公司。

没有一家公司给了我工作机会,在多是情况下,没有通过面试。 我是一个程序员。 知道最近我还相信自己是一个好的程序员。

然而,招聘是一个筛出坏的不合格的候选人的过程。

让我发现自己不再是一个好的程序员。

  当我向朋友和同事流露出焦虑的时候(他们多数比我有经验,更加有智慧)。

他们觉得我把问题太简化了,而没有发现现实的复杂性。

在上一份工作中,他们看过我的代码,觉得和我合作很愉快。 他们不觉得我的工作有什么问题,质量和也很好。 他们说,我不是一个坏软件开发者,只是不会在面试表现自己。

  如果我只是面对少数的拒绝,我会相信他们。

然而现在我是被所有机会拒绝了。

只有两次我通过了首轮面试。

如果我有一个或者两个工作机会,我可能会相信他们。

有没有可能整个招聘都有问题,持续地忽视了一位好的软件开发员,即使他不会在面试中表达自己?相反的,可不可能是这个招聘系统都是对的,我是一个坏程序开发者,所以得不到一个好的工作。   从记录上来看,我不是唯一抱怨自己做不好一些事情的人。

在去工作前,我每天都联系写代码。 我解决了一些Rosetta代码中的问题,觉得很好玩。

我很有规律地为开源软件做贡献。

我甚至尝试去和人交谈,学习怎样更加好的在对话中表现自己。 我发现花一些时间和陌生人在一起,然后和他们交谈并不是那么困难,这个故事告诉我,你不尝试就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   我的目前问题是我什么也没有得到。 这是最后一个月了,我还可以支付租金和账单,不然我就要欠债度日了。 如果还找不到工作,我就要把家人才这个公寓搬到一个老旧的住宿了。 似乎我不能够再在这个行业工作了。 我更加害怕的是,我不知道怎么做其他的工作。

那么一个坏软件开发者是怎么样的呢?  看看我的书架,有很多经典的书:SICP,OnLisp,TAOCP,ExperCprogramming,EffectiveC++,和一些关于算法,分布式计算,安全,图形学,数学分支的教科书。 我真的读了大多数的书(我仍旧在消化TAOCP)。 我很高频率地读报纸和杂志,比如ACM,IEEE和各种PhDs(博士?).如果你只是从读书列表来看,我是一个很全面的人才,其实我不是。

我只是喜欢编程,想要知道所有一切我想要的。   我为很多的开源项目做过贡献,从C++,Perl,Pyhton和Lisp之类的语言。 有一些项目是我用过的,可是没有某些功能,他们需要开发者去修正bugs和增加功能,或者写库文件和应用文件,正好这些也是我需要的。

  我很开心不断提高我的。

就像我之前提过的,我会练习写代码。 在很多我服务过的机构,我写的程序是经历自动检测的冠军。

我读很多的书,,文章,我也写一些文章去教别人。   我喜欢数学。 在读了信息学,知道了香农熵(ShannonEntropy),我开始序理论(ordertheory)。

我喜欢联合半格(jointsemi-lattices),集合,有理代数,句子数据库(sententialdatabases).我不记得细节,但是我知道回归和迭代的方法。

如果我想知道细节,我有杂志和教科书。

  尽然如此,我仍旧失败了,在一个要我写一个程序返回一个布尔变量,来表示一个序列A是一个序列B的子序列。

我仍旧不知道怎么回答一个我自己写的叫guests函数的复杂度(当然计算排列组合的复杂度是n的平方,但是这是一个审讯的随机琐事,我可以管理召回,我觉得自己像一只鹿在大灯??)。

我的信心已经在每一次的错误,失败,拒绝中失去了。   在整个过程的最后,我觉得自己是低落,绝望,害怕自己拖累了家庭。 我的女儿有一天会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会咬着嘴唇告诉他,我是写电脑程序的。

我不得躲开她在长大中的试探性的问题,以免告诉她,我为了桌上的食物什么都做。 我从来没有成功过,也没有做过什么让自己特别骄傲的。

我只是尽力去做,即使整个世界都觉得我不再足够的好。

  我是一个坏软件开发者,这个是我的人生。   (译者:这片是一个黑色幽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