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年龄大人才青黄不接 河南坠子怎样唱下去

首页

2018-11-16

  马街书会上的坠子演员    马街书会上的河南坠子演员    一年一度的河南马街书会观众云集    河南坠子演员是马街书会的主力军  □记者张丛博文平伟摄影  河南坠子,淳朴的说唱搭配悠扬的坠胡,这门民间说唱艺术在为观众带来近200年欢乐后,站在了传承发展的新关口。

3月1日,国家艺术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河南坠子中青年人才培养项目在河南艺术职业学院开班。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来自全国各地的30名河南坠子学员将进行系统学习,提升河南坠子艺术的创作和表演水平。

对河南坠子的当前现状和未来发展,大河报记者在开班仪式后进行了采访。

  1  农村还有观众群演唱内容待创新  河南坠子在中国曲艺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2006年河南坠子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遗产名录。 全国很多地区都有河南坠子的踪迹,此次班的学员就涵盖了河南、河北、山东、山西、安徽、湖北、广东等省份。

  山东曹县的河南坠子艺人袁瑞英夫妇来自河南坠子世家,丈夫拉坠胡袁瑞英说唱,来参加培训前一天还在的一个二月二庙会上演出。

袁瑞英告诉大河报记者,河南坠子在周边农村地区有庞大的观众群,经常能接到贺寿、庙会等演出邀请。 他们夫妇二人利用三轮车搭建了一个小舞台,一年除了农忙时节,有八九个月都在外演出,春节前后更是档期很满。

  袁瑞英从13岁开始唱坠子,至今已经30多年。 上世纪90年代,很多坠子演员都转行了,但她仍然坚持了下来。

谈及报名参加培训班的原因,她说:我唱的大部分还是跟着民间老艺人学习的传统剧目,自己编唱的能力还有待提高。 要适应需求,希望利用这次机会得以提高。

现在坠子演员越来越少,我还希望将来能有能力培养徒弟。   不过,对于文艺多样的都市年轻人来说,河南坠子常常是有所耳闻却难得一见。

坠子演员王占军坦言,他一年的演出机会也只是在一些大的晚会有几次。   现在是河南坠子的低谷时期。

88岁的张凌怡是曲艺理论家、中国曲艺家协会河南坠子艺术委员会委员,他见证了河南坠子的曲折发展历史。

几十年前坠子兴盛的时候,河南坠子的职业演员有3000人,在的街头巷尾星罗棋布,都能听到,尤其以老坟岗一带为盛,但现在在郑州几乎见不到河南坠子表演的身影。

  2  艺人年龄偏大人才青黄不接  还是要出新,要打磨出一些新作品。 面对学员,河南省曲艺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鲁银海反复叮嘱。 他透露,第二届河南坠子大会正在筹备中,将于今年上半年在平顶山举行,希望能有新作品亮相。

  他谈及前不久参加马街书会时最大的感触,一是河南坠子的艺人平均年龄在四五十岁,越来越老龄化;二是有能力唱大书的艺人越来越少了,后继乏人。

在基层观众眼中,一个演员唱河南坠子,如果能一唱就是半个月,那才叫过瘾。 唱大书过去是坠子演员的基本功,现在甚至一些获过大奖的演员都没有能力唱长篇大书。

  师从河南坠子大师赵铮的卢臻是这次培训班的老师之一,她介绍说,此次培训课程特别设立了学员代表作研讨提升环节,希望在交流沟通中让一些新作品在思想性、艺术性上有大的提高,让这些作品成为与时俱进的崭新作品。

  河南坠子表演艺术家宋爱华也认为,河南坠子演员唱长篇大书是不能少的,只有这样才能在舞台上站住脚。 对于未来河南坠子的传承发展,宋爱华说:现在的河南坠子正处于人才青黄不接的时候,所以要培养尖子演员,培养一个尖子演员能带活一种艺术形式。   3  在城市也有生命力缺的是优秀演员  30名学员中,既有基层民间艺人,也有专业演员,甚至还有声乐教授。 声乐教授季红莉在10多年前接触到河南坠子,没想到声乐方面一些长期困扰自己的难题,通过学习河南坠子而得到了解决,由此深深被坠子艺术的魅力吸引。   河南坠子在长期的传承发展中积淀了深厚的艺术魅力,我想通过这次学习,更深层次了解、挖掘其中丰富多彩的艺术表现技艺及创作规律。 季红莉说,河南坠子要传承、传播与创新,可以依托高校这个阵地,做到理论、实践、培养人才全面提升,为河南坠子注入新的生命力。 她一直将河南坠子这样的曲艺说唱艺术纳入到自己的声乐课程里,让学生们学习和借鉴曲艺和戏曲艺术的表演及韵味,收到了很好的教学效果。

  坠子大师赵铮曾在上世纪80年代办过三届曲艺班,平顶山市实验小学老师郭淑菊是89级第三届曲艺班的毕业生。 尽管没有从事曲艺表演,但她在平时的课堂上也会表演一段,发现孩子们很喜欢,她希望系统学习后能在学校开一个坠子特长班,让孩子们能接触到这门传统曲艺。

  张凌怡寄语学员,希望多为河南坠子在城市演出想办法,他举例说,曲艺家陈红旭就通过喷空的形式让传统曲艺回到了都市里。

  陈红旭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曾多次邀请坠子演员演出,现场反馈有冷有热,河南坠子这门艺术在城市里也有很强的生命力,缺的是肯下功夫的优秀坠子演员。

  文艺评论家刘景亮也指出,每一种艺术形式都是曲折发展的,国家目前对传统艺术很重视,河南坠子演员也需要担负起身上的责任,抓住机遇,开创坠子艺术的新局面。